伊朗最高领袖的长兄哈梅内伊教授说:中国的古老哲学符合神圣原则

07-08 40 31816 冷砂的老公崇音
精华推荐



听众朋友大家好,世界进入2012年之后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从伊朗核问题到中东地区局势变化,以及在美国和欧洲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 面对这些巨大的变化,也许许多人会问:人类将走向何方?世界目前所发生的变化将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当今世界面临的许多错综复杂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就此,伊朗华语台专门采访了伊朗著名学者和思想家,穆拉萨德拉伊斯兰哲学研究基金会主席阿亚图拉赛义德穆罕默德·哈梅内伊教授。请他就以上问题作出了理性睿智的回答。

问:1-请阁下介绍一下穆拉萨德拉伊斯兰哲学研究基金会。

答:穆拉萨德拉伊斯兰哲学研究基金会是旨在介绍伊斯兰哲学、穆拉萨德拉哲学、伊朗和伊斯兰哲学而成立的一个机构。与此同时也是为了实现我们所追寻的目标,即:通过这一机构在当今世界和古老世界的思想与哲学之间建立起联系,也就是说在各种思想和哲学之间达成一种谅解和互动;与世界各族人民、不同文化之间达成谅解与互动。文化是各民族的灵魂。任何民族除了自己的土地、宗教、政治之外,还拥有自己赖以生存的文化。部分文化是古老的,并具有很多经验和价值。如,伊朗古老的文化、中国古老的文化、印度、埃及、两河流域文化以及其他地区的文化等。文化是哲学的产物,也就是说哲学思想在勾画着一个民族的未来生活路线图。这一哲学越是接近现实,就越是更少地出现错误,那个民族所走的道路也就会更加取得成功。

2-问:请问哲学思想在当今世界变化中是否还发挥着作用?

答:值得肯定的是:任何一个社会的一切,无论是政治计划、经济计划,任何一个家庭的事务,无论是教育还是知识,所有这些都是围绕在哲学周围的整体资本。西方发生的变化,当欧洲人到达美国,他们马上制造了哲学,以便以此来推行自己的政策。也就是说,当实践哲学或是消极哲学在美国发育,其使命就是为了给他们自己的经济、军事扩张和侵略赋予意义。他们的所有计划和国家利益全部都基于根据具有消极基础的哲学——自由主义哲学基础之上。他们之所以高呼自由的口号,完全是为了获得自己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值得肯定的是,当今世界发生的巨变,昨天的世界发生的巨变,也就是20世纪发生的巨变是基于19和20世纪在欧洲和美国存在的哲学基础上。然而,当今世界所发生的变化需要新的哲学。当今世界人们说,我们要求实现自己的自身权利,经济问题完全是次要问题。我们首先需要独立,某一政党或一小撮人不要统治我们,他们(这一小撮人)为此制造了犹太复国主义和非犹太复国主义世俗集团。今天我们所追求的是公正和人权。鉴于此,值得肯定的是,哲学思想和观点在20和21世纪的世界变化中产生着影响。

3-问:中东问题,尤其是巴勒斯坦问题该如何解决?伊朗在该问题上所持的立场是什么?为什么西方国家反对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而举行全民公决呢?

答:巴勒斯坦问题是一个民族成为了西方利益的牺牲品,也就是说一帮霸道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们捏造了一个没有真实性的政治实体。他们对部分人说:这里是你们的财产,巴勒斯坦人是你们的奴隶。人类的良心和人权以及所有宗教都说,人有权控制自己的土地,并自由自在地在那里生活。正如你所说的,公正、正义、人权都要求在巴勒斯坦举行全民公决,让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自己选择自己的命运。在《古兰经》中写道,人类的命运掌握在人类的思想和自己的手中。伊朗也持这样的信念,人类的天性也持有这样的信念,即:任何人在自己的家中生活,如果他的家被强占了,他会要求归还自己的家。这就是公正。任何人都应该说:真主将我创造为自由的人,我不应该成为他人的奴隶!穆斯林不应该成为犹太人的奴隶,基督教徒也不应该成为犹太人的奴隶,同样犹太教徒也不应该成为某一居心叵测集团的奴隶!我要求自由!伊朗就是这样认为的,伊朗就此所持的信念就是举行全民公决。并认为,应该把巴勒斯坦问题交给巴人民自己决定,在这之中犹太人也不要成为牺牲品。他们都有权自由地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但是,某一体制说我想让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我们把巴勒斯坦人从这片土地上赶出去,或是使他们成为二等或三等公民,这是完全不对的。西方国家之所以反对在巴勒斯坦举行全民公决,是因为他们知道全民公决的结果。因此,西方国家为了让以色列伪政权作为在地区的一颗毒瘤存在下去,成为他们利用的一个政治工具,因此他们反对举行全民公决。

4-问:鉴于在中东地区发生的巨变,尤其是在阿拉伯国家出现的伊斯兰觉醒运动,在部分国家人民已经取得胜利。您如何看待中东的未来?也就是说,中东的未来将掌握在人民的手中还是依附于西方的独裁统治者们的手中?

答:毋庸置疑,胜利将属于人民。当人民起来要求自己的权利,他们就一定会取得胜利。在任何国家人民才是最终的拍板者。如果他们团结统一行动,任何人都休想使他们安静下来。因为,如果他们一盘散沙或处于昏睡之中,或是他们的权利掌握在他人手中,他们就无能展示自己的力量。但是,当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权利,他们将毫无疑问地会取得胜利。鉴于此,剥削者们不会无动于衷的,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在革命者中寻找一些代理人,让他们实行独裁统治。但是,人民掀起的社会运动一定会取得胜利。

5-问:鉴于西方,尤其是美国和欧洲面临着严峻的经济和社会危机,与此同时,西方还遭遇着人性觉醒的高潮和反资本主义体制的运动,您认为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体制的未来将如何?

答:当今世界的人民,无论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他们都已经认识到:一小撮人正在以他们的名义进行着统治,自由主义只是一个名称,是为了让99%的人昏睡,让1%的人生活的一个符号。他们利用这一魔术般的词语来使人民昏睡,并告诉他们:你们是自由的,你们可以任意地放纵自己、发泄自己的私欲,你们可以倾听任何音乐和看任何电影,你们可以沉浸在世俗的欲海之中!你们可以搞同性恋!你们可以整天处于酒醉状态,但是,面对你们如此辛苦的劳动,我们给与你们的报酬只能使你们不至于被饿死。你们应该忍受煎熬,但是一切决定权应该由我们、我们的集团说了算。然而,人民现在已经觉醒,他们已经醒悟了,他们认识到国家是属于他们的,选举权归他们所有,统治者们必须为人民的利益而着想,必须选择人民的政策。由让人民在两个人中选择一人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自由主义已经遭到了失败,其寿命已经结束。与此同时其他体制也已经遭到了失败。那些站在人权和人类自由对面的体制今天必须告诉人民:国家是你们的,土地是你们的,我们工作的结果也是你们的,我们这些政府内的官员全部是为你们服务的公仆。伊朗的负责人们对人民说,我们是为你们服务的公仆,是你们赋予了我们权力,我们必须为你们服务,我们的职责就是为你们效劳。在伊朗政权与人民是不可分割的,是人民在执政,因此真正的民主在伊朗。在美国、欧洲、法国、英国、德国等声称民主的国家并没有真正的民主,因为几个政党告诉人民,你们没有头脑,我们知道你们需要什么,我们将选择一人来执政。因此,人民根本不到投票箱前投票,而那些投票的人也是因为受了宣传的蛊惑和蒙蔽。我认为,人性觉醒的伟大精神没有终结。这一精神并非是浪潮,而是海啸。这场海啸将会把所有虚伪的政府和体制全部湮灭。西方的资本主义体制已经无法延续下去了,必须把美国和欧洲披着美欧外衣,剥削绝大多数人民利益,属于1%的特殊利益集团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们全部送上历史的断头台。当今时代属于占绝大多数的人民。当人民发现其他人在欺骗他们,在掠夺他们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在榨干他们的汗水,掏空他们的大脑,在千方百计地把自己的愚民意识形态向人民的脑海中灌输的时候,他们已经觉醒了,他们将会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

6-问:宗教民主与西方民主之间的不同之处在哪里?宗教民主能否成为未来世界的良好模式?

答:伊斯兰教的历史至今已经有1400多年了。宗教首先要求人放弃的是个人私利。并告诉人们:任何希望为人民而工作的人,那他首先需要忘记个人私利。统治者必须大公无私。也就是说,统治者不能根据个人的私欲和私人利益而行事,不能为个人私利而着想。这就是民主的哲学门槛。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真的赋予其权力,那他就必须是宗教政府。而西方民主则反对这一点。西方民主说,一小撮人有权利统治国家,我们将其称为民主。事实上人民的权利被完全剥夺了,他们只是声称人民在统治国家。然而,宗教将神权赋予人民,人权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权利。比如,投票自由、职业自由、思想自由、选择工作的自由以及其他正确的自由,但是不是动物式自由。也就是说,他决不能为所欲为,用自己的武力来抢夺他人的财富和欺压他人。神权是广泛的公正的权利。神权说,你是自由的,但你没有侵犯他人自由的权利;你具有拥有财产的权利,但你无权侵犯他人和人民的财产。鉴于此,真正的民主是宗教民主。西方民主的错误和谎言已经昭然若揭。西方民主说,如果人民的意志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我们就反对。任何地方的独裁统治,只要其符合我们的利益,那我们就支持它,这就是民主。然而,众所周知,这是反民主,是与民主背道而驰的。

7-问:鉴于中国在过去三十年实施的一些改革,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如果中国继续保持社会和经济的持续发展,同时又使国家保持稳定的话,中国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

答:从人口众多和巨大的经济能量的角度来说,中国不但是世界经济第二,而且还可以成为第一。但是仅靠经济力量是不够的,还需要其他支柱。一个经济体没有文化作基础和后盾的话,一些势力会通过在其国内投资,从外围慢慢的侵入政府内部,把他们自己的政策交给政府执行。在欧洲,德国是一个很强的经济体,但是犹太复国主义分子在其内部筑巢,使得德国的经济变成了犹太复国主义的经济。德国人民完全成了被剥夺者。这就像病毒一样,慢慢侵入体内,将经济命脉完全控制,从而蚕食其利益。我们看到,表面看来那是一个完整的国家,但事实上其人民却没有从中受益,而是其他人在从中受益。在中国,政府在治理国家方面最好是利用本国的历史经验,选择符合人天性的道路。在中国拥有非常深厚的哲学。在中国将国家管理体制称之为神圣的体制,也就是说政府是上天的代表,在代天治理国家。中国人一直在按照自然法则行事,并说,民为重,君为轻。将自己称之为人民的公仆。只有拥有人民支持的政府才是强大的政府,才会维护国家的独立,敌人也就不敢在其中释放病毒。现在有一种病毒叫政治病毒,这种病毒可以通过一些小的东西,如从可口可乐、麦当劳开始,到牛仔裤等等,然后再到传播一些腐朽堕落的东西,到酗酒和吸食毒品等。表面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在其内部已经将其内心掏空。鉴于此,我们必须捍卫有利于人民利益的哲学。事实上,必须相信崇拜真主的原则,并维护这一原则。伊玛目霍梅尼曾为前苏联做了预言。他说,由于你们不信仰真主,因此,你们的体制不会长久。后来,微风一吹就变成了飓风、海啸,最终使得前苏联在一夜之间分崩瓦解,最后只剩下了俄罗斯和几个国家。中国的古老哲学、伊斯兰灵智学、伊斯兰原则,这些都是符合任何宗教原则的思想,因为它是神圣的原则。如果遵守这些神圣的原则,并按照其实行改革,这种改革一定会比西方式的改革要可靠。因为,西方式改革的结果就是西方自由主义现在惨遭失败的结果。我相信中国的未来是光明的,但条件是决不要走西方的道路。

8-问:阁下认为伊朗核问题该如何解决?因为我们看到伊核问题已经导致伊朗与西方的关系非常紧张。请问是否有良好的解决途径?

答:解决伊核问题的正确道路就是遵重国际法规,尊重核不扩散条约NPT,并切实执行该条约。我们说,凡是NPT条约允许的,你们提供给我们。然而,他们却说,NPT只是一纸空文,我们告诉你们:你们不能拥有核科学家,你们不能拥有生产核药品的工厂,你们不能拥有先进的核科技;你们只能说:服从!他们在前国王时期就是这样做的,因此只给了伊朗很少的科技。他们只让我们的科学家们成为消费者。今天,这样的道路已经走不通了。他们必须按照国际法规行事。我们也要求按照国际法规行事。伊朗任何时候都不需要核武器。因为核武器会伤害普通民众的生命。然而我们手中的核武器则是我们的逻辑和我们发出的信息。我们如果和某一国家发生战争,我们将炸毁他们的军事基地和军事设施。我们根本不需要伤害无辜百姓的核炸弹,比如,在日本发生的。伊斯兰教、人的天性和理智反对制造和使用核武器,同时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制造核武器。

9-问:请阁下关于伊斯兰革命领袖作出的“制造和使用核武器是非法的”这一教法判决做出说明。请问一位宗教教法权威颁布的教法判决与一位国家的政治领导人颁布的政令之间有什么区别和不同?

答:政令或是政治方案与政治闹剧是没有任何根基的。是完全根据当时的利益需要采取的。任何时候,只要发现这一政令不合时宜,就会马上改变。今天说行,而明天可以说不行,可以朝令夕改。但是与之完全相反的是,教法判决是从一而终的。反对教法判决从宗教的角度来说是非法的,从学术的角度来说也是被严禁的,只要是判决为非法的,就是不可执行的。如果有人想执行的话,就会被强烈制止。也就是说,不但宗教教法权威会反对和制止,而且国家的法律法规也会制止(这种违法行为),因为我们国家的法规是宗教法规。鉴于此,教法判决犹如真主的判决,是自始至终完全统一的,是不可更改的。教法权威今天作出的判决将永远将保持不变,是不可改变、不可修改、不可修饰和篡改的。

10-问:部分西方和阿拉伯媒体为了在伊斯兰国家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和搞分裂,致力于将在地区国家爆发的伊斯兰觉醒运动称之为是什叶派穆斯林和逊尼派穆斯林之间产生的矛盾和分歧,请问这样的说法符合事实吗?

答:西方在伊朗、地区伊斯兰国家以及其他地区甚至部分西方国家内采取的政治手段之一就是挑起宗教分歧和纷争。因为宗教深入人心,通过这一手段很快会使部分人相互对立起来。因为有许多人维护自己的宗教,因此通过这一手段就会使他们爆发战争。这在历史上,在伊斯兰的哈利法统治时期就发生过,他们为了自己的政权而采取这种手段。比如在阿巴斯王朝和倭玛耶王朝时期,当一些思想和哲学以及教义学观点有利于他们的统治,他们就采纳。如果是两派,他们就使其相互对立起来。他们使什叶派与逊尼派对立起来,有时候又使逊尼派内的各派对立起来。在伊朗在沙菲仪派和哈纳菲派之间因此而多次爆发了战争和大屠杀。他们相互之间曾把对方的女人抓去,当作自己的俘虏和仆人。虽然他们都属于逊尼派,但是统治者为了自己的政权稳固,因此在穆斯林之间挑拨离间,让他们相互残杀。今天,美国将萨勒菲派当作自己的工具利用。他们利用该派在广大穆斯林之间制造分歧。尤其是在什叶派和逊尼派穆斯林之间制造分歧。有时候他们则在各民族和种族中挑拨离间制造分歧和纷争。比如,曾几何时,他们在波斯人和突厥人之间、在波斯人与阿拉伯人之间,在南部阿拉伯人和北部阿拉伯人之间,在波黑的穆斯林与基督教徒之间挑拨离间制造分歧和纷争。从根本上来说宗教分歧是不真实的。所有这些分歧全部都是人为的,是政治在煽动这些分歧产生,是利用人们的偏见和激情在他们中间挑起战争。我们认为:宗教的最基本原则是和平与稳定。在伊朗我们拥有不同的民族和语言及宗教和教派乃至种族。但是他们全部和睦相处。比如在瑞士,在一个城市里就生活着三个民族,意大利人、法国人、德国人,他们全部和睦相处。鉴于此,分歧是不安定的起源。但是如果有人煽动的话,就会成为分歧的起源。在法国曾有许许多多的人被杀害。在英国的基督教徒之间同样如此,他们中发生了许多种族和宗教分歧与纷争。鉴于此,所有这些分歧和纷争都是人为的。人民的高度政治和社会觉悟与思想,人民的觉醒使得他们应该知道:任何地方出现的宗教分歧和纷争都是敌人们策划的阴谋,但这一阴谋是可以制止的。

在伊朗我们就不存在这一问题。因为伊朗人民具有足够的思想觉醒。我们希望这一觉醒能够普及到各个地方。我们尊重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家,我们尊重中国历史悠久的伟大民族。我们相信中国人民将会登上自己进步的巅峰。他们将选择最佳的前进道路。我们认为,中国如果觉得和认识到伊朗政府是自己真正的朋友,那么我们能够在地区为其世界性政策提供最多的帮助。我自己曾作为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访问中国的政府代表团成员访问了中国,我们会见了中国的领导人,我们看到他们清楚已经发生了变化,伊朗可以成为中国的友好和兄弟国家,伊朗与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一道可以完成许多伟大的事业。上海合作组织就是一个很好的机遇,我们希望伊朗成为该组织的正式成员国。在该组织内我们完全可以在世界的东方为世界制定和执行正确的政策。我曾经在一次国际大会上举例说:如果一只蝴蝶在北京煽动一下翅膀,在美国就会变成风暴。我现在依然持这一观点。我们祈求伟大的真主赐福于中国人民,无论他们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我们衷心地希望中国人民之间不要出现民族与宗教分歧,一定要保持民族团结和统一。

http://chinese.irib.ir/news/interview/item/40684-%E4%BC%8A%E6%9C%97%E5%8D%8E%E8%AF%AD%E5%8F%B0%E4%B8%93%E8%AE%BF%E9%98%BF%E4%BA%9A%E5%9B%BE%E6%8B%89%E8%B5%9B%E4%B9%89%E5%BE%B7%E7%A9%86%E7%BD%95%E9%BB%98%E5%BE%B7%C2%B7%E5%93%88%E6%A2%85%E5%86%85%E4%BC%8A%E6%95%99%E6%8E%882012%E5%B9%B45%E6%9C%8820%E6%97%A5%EF%BC%89
 
首页 > 精华推荐 > 文章详情
分享:
讨论 40
请理性讨论!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